<ins id="sjffv"></ins>
    1. <small id="sjffv"></small>
        1. <ins id="sjffv"></ins>

            1. 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為谷歌Stadia做游戲是怎樣一種體驗?

              Annie Liu  ? 

              原標題:為谷歌Stadia做游戲是怎樣一種體驗?

              今年 3 月,當谷歌首次推出 Stadia Makers 計劃時,主要目標之一是鼓勵更多的獨立開發團隊面向其云服務平臺 Stadia 發行游戲,尤其是自主發行。為了實現這一目標,Stadia 為選定的工作室提供支持,包括贈送最多五套物理開發套件、提供資金,以及來自引擎制造商 Unity 的技術協作。

              發6.png

              六個月后,谷歌公布了首批參與該計劃的七間工作室——它們都屬于中小規模獨立工作室,在游戲行業擁有至少數年經驗,并且已經有作品問世。為什么這些獨立工作室愿意參與 Stadia Makers 計劃?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幾位開發者聊了聊他們的想法。

              大部分開發者提到,他們之所以被 Makers 計劃和 Stadia 本身吸引,是因為相信云服務平臺擁有觸達龐大受眾的潛力。

              “最具吸引力的一項因素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Stadia 玩游戲,而不需要擁有一臺專門的主機。”Fireart Games 首席執行官 Dima Venglinski 說,“這意味著我們的游戲《Tohu》有機會在全球范圍內吸引許多玩家,大大降低了玩家進入游戲的門檻。”

              Fishing Cactus 正在制作一款標題為《Nanotale 打字編年史》(下文簡稱《Nanotale》)的游戲,公司首席執行官 Bruno Urbin 也認為,Stadia 能夠幫助該作觸達更多玩家。

              發7.png

              Nanotale 打字編年史

              “《Nanotale》非常獨特,它是一款打字游戲,玩起來很酷,你可以完全以自己的節奏游玩。我們的核心玩家擁有獨特品味,并且相當一部分都是女玩家,希望尋找沒有直接暴力、故事情節出色的游戲……對我們來說,Stadia 讓我們有機會將游戲帶給擁有不同品味的海量玩家,繼續這一趨勢。”

              Venglinski 表示,將《Tohu》移植到 Stadia 平臺的過程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困難。根據他的說法,Stadia 支持 Unity 和虛幻引擎提供的絕大部分原生解決方案。

              Spooky Doorway 工作室的開發者 Ben Marquez Keenan 指出,Stadia“在某些方面還不完善”,但他也提到,Stadia 支持團隊總是反應迅速地幫助他們應對挑戰。

              Urbin 補充說,基于個人經驗,他認為面向 Stadia 開發游戲與為一款全新主機做游戲的體驗沒有太多不同。“整個過程會涉及到一些復雜的技術,開發者需要對技術有良好的了解。”他說,“為了確保系統穩定,讓用戶愉悅,谷歌要求游戲達到一定的質量水平。”

              “如果你開發過主機游戲,應該不會覺得這有多么復雜,但它確實要求規模較小的開發團隊遵守質量標準。當然,我認為對于一個新平臺來說,這是件好事。”

              發8.png

              Unto the End

              Vanglinski 分享了 Stadia Makers 計劃為開發團隊帶來的另外兩項優勢。

              首先,Fireart Games 招募了 3 名新員工參與移植工作,團隊其他成員則有了更多時間打磨游戲的核心體驗。“但更重要的是,現在我們對于云游戲的工作方式,以及玩家怎樣游玩有了更深的理解,尤其是應該怎樣調整 UI/UX,以適應不同設備和屏幕高寬比例。”

              從今年秋季開始,Stadia Markers 計劃中的首批 7 款游戲將陸續發布,它們分別是《Tohu》、《Death Carnival》、《Unto the End》、《Figment: Creed Valley》、《Nanotale》、《The Darkside Detective 第二季》和《Kaze and the Wild Masks》。該計劃目前共有 15 款游戲,并且仍然允許開發團隊申請加入。

              2 Ton Studios 游戲設計師 Stephen Danton 鼓勵對 Makers 計劃提供的支持感興趣的開發者提出申請。

              “我認為在許多方面,游戲行業正在經歷有趣的轉變。”他說,“在過去的十幾年里,游戲量級變得越來越大,成本越來越高,(制作游戲)需要開發者付出大量的精力和犧牲。但這是否具有可持續性?是否真的能為玩家或游戲藝術創作最佳體驗?”

              “游戲行業也許即將發生一些重大的變化,包括制作、營銷游戲的方式,玩家和非玩家對待游戲的看法等。在當前市場環境下,像 Stadia Markers 這樣的計劃非常重要,因為它們能夠讓不同規模的游戲都發出自己的聲音,并吸引合適的受眾。”

              本文相關公司

              谷歌認證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色三级床上片大片完整版,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国产口爆吞精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