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sjffv"></ins>
    1. <small id="sjffv"></small>
        1. <ins id="sjffv"></ins>

            1. 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成于中國商家和快遞物流的Wish 現在面臨的是同樣2個問題帶來的挑戰

              pridecheung  ? 

              前幾天剛剛遞交了 IPO 申請的 Wish,現在正在海外積極地與小型零售商合作。

              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郊區有一家叫 Liquid Nation 的零售店,這個店里所有的商品都很便宜,一個熊貓浴帽只要 1.25 美元,一把可以變成刀的梳子只要 7.68 美元。 

               1.jpg

              Liquid Nation 中出售的商品

              東西之所以賣得這么便宜,是因為店鋪老板亞當斯從去年開始與折扣電商 Wish 合作,充當 Wish 的分銷點,這與 Rite Aid、GNC 等零售商充當亞馬遜的送貨地點差不多。

              自從與 Wish 合作之后,亞當斯店鋪的客流量比過去增加了四倍,每天都有 20 多個新顧客光顧她的店鋪。

              自 2019 年 1 月以來,Wish 已經與美國和歐洲的 36000 多家小型零售店展開合作,Liquid Nation 只是其中之一。這些小型零售商同意接收來自 Wish 的商品,并且幫它交付到消費者手上。

              這樣的合作是雙贏的。一來這些小型零售商可以借機吸引 Wish 的大量用戶群體光顧他們的商店,增加客流量的同時也可以得到額外的收入。從 Wish 的角度,他們也得到了廉價的分銷網絡。

              Wish 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現年 38 歲的 Peter Szulczewski 在一次采訪中說:“這 36,000 個‘倉庫’能幫助我們接近核心消費者,我們也能幫助這些商店獲得客流量。”

               2.jpg

              亞當斯和她的 Liquid Nation

              之前的優勢, 也是現在的挑戰

              Wish 由 Szulczewski 和他的大學朋友 Danny Zhang 于 2011 年在舊金山創建,目前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電商平臺之一。根據數據統計,Wish 現在有 5 億注冊用戶,是 2019 年全球下載量最高的購物 App,也是美國銷售額第四高的電商平臺。Wish 平均每天出售約 300 萬件商品,去年完成融資之后,估值已經超過 110 億美元,

              而 Wish 的目標用戶卻是低收入人群,他們辦不起 Amazon Prime。數據顯示,Wish 平臺上的消費者中只有 20% 的人每年訂閱 Amazon Prime,形成對比的是沃爾瑪 90% 用戶都訂閱了 Amazon Prime。 “我們關注的是那些被人們忽視的群體。” Szulczewski 說。

              受疫情影響,美國有 3000 萬人失業,這讓 Wish 這種折扣電商更受歡迎。根據 Sensor Tower 的數據顯示,Wish 的移動應用的全球下載量自今年四月以來已經達到 5000 萬。

              而現在借助于 Liquid Nation 這樣的線下零售店,Wish 的銷售額在第二季度增長了 70%;從今年上半年的銷售額來看,今年公司有望實現有史以來的首次年度盈利。去年,Wish 的收入為 20 億美元,虧損大約 1 億美元。

              但是現在 Wish 的模式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 Wish 太依賴運費上的補貼。此前,在補貼政策下,小于等于 4.4 磅的包裹從中國運到美國的費用比在美國境內運送的費用還要便宜。 然而這個補貼政策在今年 7 月 1 日正式結束。新的政策下,中國與美國之間的運費幾乎增加了一倍 。此前在 Wish 上中國商家可以直接將包裹運送給消費者(大多數在線零售商要先將商品運送到美國的倉庫),現在這個優勢也沒那么明顯了。

              此外,商品從中國運到美國的時間成本本來就很高,沒了運費上的優勢,會讓 Wish 在與沃爾瑪、Target 和亞馬遜等零售商競爭時面臨更大的壓力。

              這也是 Wish 從幾年前就開始吸引來自美國和英國的商家入駐的原因。不過一段時間過去了,中國商家仍然占了大部分。“我們希望平臺實現多元化。” Szulczewski 說。

              此外 Wish 也試著在美國和歐洲等核心市場中儲存貨物,從而加快交貨速度。最早在 2015 年的時候,Wish 就開始嘗試通過倉庫儲存貨物。現在 Wish 在美國的洛杉磯和奧蘭多都有倉庫。

              但是在長期運營倉庫的同時還想壓低商品價格的話,不太可能。因此 Wish 想到了與小型商家合作。“我們不想像亞馬遜那樣建立上百個大型而且昂貴的倉庫,我們要利用的是那些想要提高收入和客流量的小型零售店。” Szulczewski 說。

              形成分銷網絡,能成為虛擬的沃爾瑪嗎?

              現在,Wish 越來越多地從中國的倉庫大量下單,然后將商品運送到美國的零售店,顧客可以直接在這里取貨。這樣一來就不必將商品單獨運送到用戶的家中,有助于降低成本。

              德州農工大學零售研究中心主任 Scott Benedict 說:“Wish 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利用現有的小型企業網絡。”

              Wish 與小型商家合作的這套模式從 2019 年 1 月開始。為了增強這些零售店的合作意愿,Wish 還采取了獎勵機制,比如當一位用戶到店內取貨時,零售店會得到 50 美分的獎勵,另外,如果零售店將商品直接運送到用戶的家中,還能額外得到 4 美元的獎勵。“這可以幫助這些小型商家在這個艱難的時期生存下來。“Szulczewski 說。 

              不過對于 Wish 的老用戶來說,現在收貨反而更麻煩了。此前他們在 Wish 上買了東西之后還可以送貨上門,現在卻要去商店自取,如果想要繼續享受送貨上門的服務,就得比之前多支付一部分錢。

              小型企業主的工作量也增加了,現在他們必須將收到的包裹分類、儲存并交付給客戶。因此 Wish 的這套模式到底好不好現在還不好判斷。

              Szulczewski 1980 年出生于波蘭,11 歲移民加拿大。后來他在滑鐵盧大學學計算機。2004 年畢業之后,他就職于谷歌。2009 年從谷歌辭職,建立了自己的軟件公司,當時他的業務想法是,基于用戶的搜索結果去分析用戶的興趣點,然后為用戶匹配可能想要的商品的廣告。但是經過兩年的考慮,他最終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創立了 Wish。

               3.jpg

              Wish 的 CEO Szulczewski

              與實體店合作的策略其實已經醞釀很久了,但是 Szulczewski 近幾年才看到了其中巨大的潛力。Szulczewski 說 Wish 計劃在今年年底能與 10 萬家店鋪建立合作關系,而未來的計劃是達到 100 萬家。“你想想看,沃爾瑪的實體零售店的總面積大概有 10 億平方英尺。如果我們未來能與 100 萬家商店合作,平均每家店鋪 1000 平方英尺,那么我們就是虛擬的沃爾瑪。” Szulczewski 說。

              另外在談到與小型零售店之間只是合作關系而并沒有所有權這個問題時,他也不擔心。“世界上最大的住宿服務公司 Airbnb 也沒有任何房屋的所有權;世界上最大的運輸服務公司 Uber 也沒有一輛車。所以我認為開展實體零售業務的最好方式就是與了解社區的小型商家合作。“Szulczewski 說。

              最近剛剛遞交 IPO 申請的 Wish,正在積極地擴張并且轉型。至于 CEO Szulczewski 的計劃 能否奏效,只有靠時間去驗證。

              *本文編譯自 Wish Built An $11 Billion Business On Insanely Cheap Shipping — Can It Survive Without It?

              本文相關公司

              亞馬遜認證

              Wish認證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色三级床上片大片完整版,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国产口爆吞精在线观看